业务领域

铁路工程

市政工程

桥梁工程

公路工程

 

楼宇工程

隧道工程

水利电力工程

装修工程

关于我们

这是54岁的马云第三次“退休”,他前两次挑中的人选都已离开阿里。这次挑中的接班人张勇,能够平稳完成权力交接吗?在未来一年,随着退位倒计时越来越近,马云还有什么“后手”要留?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作者:胡慧茵,编辑:梁爽,设计:甄开心,实习生:陈雪莹

9月10日,阿里巴巴官方宣布,2019年9月10日马云将不再担任董事局主席,届时将由时任CEO的张勇接任。

关于“马云退休”“马云辞职”的传闻总算尘埃落定。

54岁的马云在企业接班问题上表现出超常的前瞻性。不过,曾“悔创阿里”的他,在明年正式退任之前,要考虑的问题一点也不少。而在《纽约时报》提前透露马云辞去董事长计划的9月8日,阿里巴巴盘后价下跌2.32%,股价为158.60美元。

股价反映出资本市场的一种忧虑。

“我从比尔·盖茨那儿学到许多。我永远不可能像他一样富有,但有一件事我能做得更好,就是早一点退休。”这位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a的商业巨人,为了交出权力大棒,做了怎样的制度安排和后路?他如何保证在自己退位的情况下,阿里巴巴这艘高速行驶的大船,能够平稳交接?

阿里可以没有马云?

马云对阿里如今的“独立”发展信心很足。

“今天我可以这样讲,我离开公司问题不是太大,但要讲到底什么时候,涉及到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定。去年我在空中飞了820个小时,我在杭州公司呆得越来越少,发展得越来越快。”

他的言下之意是,无论自己是否在短期内卸任阿里董事长一职,阿里都有“二号人物”能让他放心去做教育事业。他的底气,正是源于阿里巴巴早年制定的合伙人制度。

1999年,18个人聚在一起开动员会,组成了阿里巴巴创业团队的“十八罗汉”。也是从那时起,阿里巴巴团队逐渐有了合伙人精神的根基。2010年7月,阿里巴巴正式建立起合伙人机制。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的全体合伙人。图片来自网络。

阿里的合伙人机制十分严密,合伙人提名的董事组成董事会成员,并由董事会执行公司事务。

合伙人不仅要对公司文化有着高度的认可、有积极的贡献,还持有公司的股份,愿意为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竭尽全力。经过筛选后的合伙人,对公司的运营、发展的认可基本上是一致的。

为了公司控制主体——合伙人的稳定,阿里的合伙人必定是经过层层筛选后产生,截至2017年年底,合伙人也只是发展到36人。

这个深种阿里基因的机制,给阿里巴巴带来了“神奇”的股权架构和设计:拥有阿里股份不足10%的马云,在机制的保护下,始终占据着阿里巴巴的控制权。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效果,在于合伙人制度的特征。

合伙人之间是平等合作关系,组织地位完全平等。除了永久合伙人身份外,马云、蔡崇信和其他每一位合伙人都是平等的。他们不因持股数额、职务、资历的差异导致法律地位有所差别,摒除了因持股量多少而产生的法律特权。

根据今年7月30日阿里巴巴公布的最新股权架构,马云自己持有6.4%的股份,蔡崇信持股2.3%,高管和董事合计持股9.5%。但是,股权结构跟合伙人的表决权是不相关的。在合伙人团队内部行使表决权时,每个人都拥有平等的表决权。如此,自然是避免了合伙人在提名董事时发生利益冲突,与此同时,也可以保证合伙人对股东大会的控制权。

就算马云退出,公司的决策也能由合伙人制定,战略决策也不会受到影响。

一方面合伙人制度筑起了阿里巴巴决策的防护墙,另一方面马云也通过调整VIE的架构,逐步降低自己的话语权。

▲阿里巴巴计划到2019年完成VIE架构调整,以规避“关键人风险”。

VIE本质上是解决企业的所有权、控制权、经营权及收益权配置的协议安排。现如今,阿里最核心业务的公司实体分别是淘宝、天猫、阿里云、阿里巴巴(中国)技术、菜鸟、优酷。这些公司通过VIE架构被注册在开曼和英属维尔京群岛的5个VIE公司控制,而马云和谢世煌控制了5个公司中的4个。

通观阿里的VIE架构,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马云和谢世煌是阿里巴巴的绝对控制者,这也致使阿里股权当中出现深层隐患——关键人风险。但VIE只是一个妥协监管的产物,并非在法律上无懈可击的架构,若马云脱离阿里巴巴,并不能由此保证其继承者能严格遵守VIE协议。

为此,阿里巴巴进行了迄今最大的架构调整。而马云,也借此将控制权移交给其他合伙人。

在今年7月27日发布的2018财年年报中,阿里详述了到2019年要完成对VIE架构进行调整完善,改由阿里巴巴合伙人和高管们集体控制,目的是为了减少马云和谢世煌的个人控制力,规避“关键人风险”。

具体的做法分为两步:第一步,这5家实体VIE公司将被一家中国投资持股公司控制,这家投资持股公司又被两个有限合伙企业各控制50%的股份;第二步,由阿里巴巴的合伙人或者高管们分别控制有限合伙企业。

结合马云最近退休的传闻,阿里这样的VIE结构一旦拆解完成,马云对于阿里巴巴的控制力会得到削减,自然能降低马云离开对于阿里的影响。

新接班人和旧班底?

9月5日,在阿里XIN公益大会上,马云再一次表达了自己想要从教的愿望。“自己最后还是会回到当老师这一行,未来会把所有的精力和想法都放在教育上。”这一次,马云的表态透露出其内心更加坚定的想法。

从调整VIE结构到选择接班人,马云在稳步推进。

果不其然,马云的接班人就是外界呼声最高的现任阿里巴巴CEO张勇。其实早在此前的工商登记信息,就看出了一些苗头。

▲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Wind数据显示,在今年7月16日,阿里巴巴集团的法人代表由CEO张勇变为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的戴珊。这一变更的动作,让外界回想起此前历次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换帅,其法人代表都会随之发生变更。这一变更的动作,就让外界对接班人的猜测更添实感。

在阿里巴巴现有的董事会成员中,除了独立董事之外的成员分别有马云、蔡崇信、孙正义、张勇和井贤栋。也有不少人会好奇,默默无闻的张勇为何能脱颖而出呢?

阿里内部,员工们给张勇贴的“标签”是一个像从未来穿越而来的AI(人工智能)——逻辑严密、算度准确、极少犯错且不知疲倦。创建天猫,打造了双十一购物节,一手做起B2C的业务,张勇与马云在合作上的默契早已为人所津津乐道。

张勇主张押注“all in无线”,2014年从陆兆禧手中接过无线事业部,抽调手淘、PC淘宝、搜索三个部门的精兵强将,全力打造手淘,仅一年,就让淘宝移动端焕发出光彩。阿里巴巴2015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移动成交额占比超过了50%,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增加到2.89亿人。直至今年6月30日,中国零售平台年度活跃消费者跃升至5.76亿。毋庸置疑,经张勇“雕琢”的手淘让阿里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一张船票,转型为全世界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

马云不断为阿里描绘愿景,张勇则负责绘制具有操作性的战略大图。两人的互补,促成了阿里在战略和决策上更为准确的定位。在今年年初的一次演讲他曾说过“慈不掌兵”,意思是必要的时候,他也会手起刀落。显然,这样一位接班人很符合马云的要求。

集团当中的其他几位董事会成员,也都具有十分明显的特征。与马云一同形成的五角,维持着阿里巴巴中权力的平衡。

▲阿里巴巴的董事会成员和核心管理层。

若马云不再是董事局主席,阿里巴巴的经营和战略是否会迎来“动荡”?

最早为阿里巴巴投资的软银愿景基金的创始人孙正义,被外界称作“狂人”。年逾六十的他,依旧保持着一掷千金的魄力。被批投资过于激进的他,近年来一直在投资中受挫。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孙正义还不惜减持阿里巴巴的股份套现。占据阿里巴巴28.8%股份的软银,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

若孙正义继续减持阿里巴巴,或许会给未来的继承人张勇带来危机。

而担任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超过10年的蔡崇信,堪称阿里巴巴的“财神爷”,近日才转身成为集团执行副主席。持有2.3%股份的他,持股比例仅次于马云。无论是阿里巴巴的资金调度、转投资、还是募资入股,都由他统筹负责。他运筹帷幄的能力,更是有目共睹的。

阿里巴巴在资本市场上能够平稳过渡,这位“财神爷”的作用非常关键。

此外,刚接任蚂蚁金服集团CEO一职不久的井贤栋,在2017年10月刚成立的“五新执行委员会”中担任委员会副主席。他带领着蚂蚁金服构筑金融新生态,与此同时,他还推动着蚂蚁金服的转型升级。对于阿里巴巴的未来,井贤栋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如何精心铺排好“后路”?

马云对阿里业务有着“履带式前进”的规划,即在各个板块会轮流领跑。他认为,2017年至2019年,由当下已成600亿美元估值的“超级独角兽”蚂蚁金服领跑;2019年至2021年则阿里云接棒;到了2021年至2024年,菜鸟将挑头。

承担起阿里巴巴的“总设计师”的责任,马云早就着手“描绘”各个板块的规划图。

阿里和蚂蚁金服的“双剑合璧”,为阿里的发展注入了新动力。8月23日,阿里巴巴公布2019财年Q1财报显示,支付宝作为蚂蚁金服的核心业务,和全球合作伙伴一起服务的用户已达8.7亿人,蚂蚁金服面向B端推出的“多收多保”服务已覆盖超过2500万家小微企业。

马云的目标不仅是推动蚂蚁金服与阿里系统的融合,更重要的还是为其上市做铺排。

今年2月,马云还在蚂蚁金服进行了一次至关重要的“新老交棒”动作。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由CEO井贤栋兼任。马云把这次“换帅”称为历史上最重要的领导团队更替,“这是人才队伍上最大的成功,不仅仅是为了传承,更重要的是蜕变。”

▲阿里巴巴几次重要的管理层迭代。

与“换帅”同时进行的,还有蚂蚁金服战略上的变换。目前,蚂蚁金服在围绕区块链、人工智能、网络安全、物联网以及云计算领域进行布局。路透社更披露,蚂蚁金服正在从一家金融产品导向的公司向一家技术为导向的公司转变。这样的布局,也许会让蚂蚁金服在上市的路上走更顺畅。

除了蚂蚁金服,同样表现出发展潜力的还有早前曾不被看好的阿里云。阿里巴巴集团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阿里云在2018财年(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底)营收达133.9亿元,季度营收连续12个季度保持规模翻番。有机构测算,到2020年,中国公共云计算市场规模将达到160亿美元,而阿里云目前在中国已经割据了云计算市场的半壁江山。

就连腾讯和百度都觉得不可能的云计算,意外得到了马云的青睐。早在2008年,马云就组建起了阿里云的团队。其先进的在淘宝“双11”进行疯狂抢购时,没有出现系统崩溃也是得益于阿里云提供的技术支持。如今,拥有强大飞天系统的阿里云已经迎来了它的收获期。

若说阿里云是一项提供底层大数据服务的工具,那马云主导成立的研究室“达摩院”就是它的“大脑”,着整个阿里的生态系统。

近三年来,阿里在技术研发上投入超过1000亿元。2017年10月,阿里巴巴筹备成立全球研究院达摩院。它作为承载阿里NASA计划的实体组织,进行基础科学和颠覆式技术创新研究。包括量子计算、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在内,几乎你想得到的高尖端技术都涵盖在达摩院的研究领域。

开设达摩院之初,马云就豪言,达摩院要活得比阿里巴巴长。马云的目标不仅是借助研究室为阿里巴巴提供技术支撑,他还有自己的野望,“我希望达摩院能够解决1亿人口的就业机会,创造1000万企业的盈利发展空间。”

▲阿里巴巴官方发布的马云“新名片”。

曾被张勇形容为“像外星人一样俯瞰地球”的马云,考虑的已经不只是阿里巴巴目前的发展,而是这样一个量级的公司,未来如何立足的问题。马云为阿里巴巴铺排的后路确实延伸得很远,他对阿里的影响仍在持续。

正如官方声明所言,辞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马云仍然是阿里巴巴000001号的员工与合伙人。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来源:百家号                         时间:18-09-10

在阿里巴巴创业成功前,马云是个连续创业失败者。

悔创阿里杰克马,重回课堂马老师

9月10日上午9点10分,马云宣布,将会投身教育和公益,1年后不再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职务。

消息一出,全网热议。

但“小云朵”却一点也不意外。早在9月5日,马云在第二届全球“XIN”公益大会上就已表态,“我进入商业完全是误打误撞,本来想玩两年,没想到一搞,搞了二十年。”他称自己最后还是会回到当老师这一行,未来会把所有精力和想法都放在教育上。

35岁时,已过而立之年的马云,创办了阿里巴巴,成为“马总”。2018,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马云,放心地把阿里巴巴交给了年轻人,重新成为“马老师”。

一代大侠风清扬,纵横商界江湖二十余年,终于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了,而江湖上将永久流传“侠者,马云”的传说。

侠者,古道热肠

马云的侠气,要从一个遥远的故事说起。

那是1995年,杭州一家电视台做了个街头人性测试:找5、6个壮汉到马路上去撬井盖,看有没有人会站出来制止。

当晚,唯一站出来的是个瘦小的青年。他骑自行车来回绕了几圈后,指着几个大汉厉声呵斥道:“给我抬回去!”

年轻时的马云

记者随后采访他:“这么多人只有你站出来,不害怕吗?”他的回答笨拙又机智:“我刚才在找警察……如果他们真要动粗,我就骑自行车去找人。”

这个瘦小的青年就是马云。

电视节目中路人身份的露脸,无意中展示了他最真实的一面:古道热肠,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这种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善良,多半是真善良。

侠者,愈挫愈勇

在阿里巴巴创业成功前,马云是个连续创业失败者。

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海博翻译社”。当时翻译社月营业额只有200多块钱,但光是房租就要700块。为了支撑翻译社,他曾背着麻袋去义乌批发袜子来卖,还上门推销商品,受尽白眼,用卖袜子的钱养了翻译社3年,才开始收支平衡。

马云和海博翻译社合影

几年后,马云在北京开展"中国黄页"业务时,国内还没有普及互联网,他谦卑又诚恳地讲着自己要做的事,但没什么人听得懂,他一次次被冷脸相待,拒之门外。

辛苦一天后,大家一起回去,马云坐在车里,北京街道的灯光在他脸上晃过,他说“再过几年,北京就不会这么对我。再过几年,你们都得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马云在北京的出租车上

类似的故事在马云创业前期,特别多。

阿里巴巴团队还曾在北京干过一段政府项目,在北京的14个月,团队从未出门游玩过。最后他们决定回杭州。在北京的最后一天,他们决定去长城。晚上,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饭店,天下着大雪,众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唱着《真心英雄》,抱头痛哭!

马云和创始团队游长城

这样心酸挫败的瞬间,马云能讲一箩筐。

马云和创始团队在湖畔花园开会

然而,世间所有的冷风凄雨,都熄不灭侠客马云心头的梦之火。经历过30多个投资人的拒绝,经历过种种危机,阿里巴巴在马云的带领下,终于成了一个市值5000亿美金的互联网巨头,让天下没有了难做的生意。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当你决定去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为你开路,说的就是马云吧。

侠者,知恩图报

1980年,澳大利亚的Morley一家来杭州西湖旅游,结识了想要练习英语的少年马云。

此后他们便保持通信,Morley先生在每次回信中为马云细心的修改英文,甚至专门提醒马云“来信把行距留大点”,他好写下修改意见。

马云和Morley先生

Morley先生没有上过大学,但经常与马云谈起纽卡斯尔大学。他还为在杭州师范学院读书的马云提供经济支持,每隔6个月给马云寄一张支票,两年多时间里总共寄了大概两百澳元。

21岁考入杭州师范学院那年,马云收到 Morley先生的邀请,邀请他在那年暑假来到了纽卡斯尔。那时候的马云从没想过可以到中国以外的国家看看——毕竟,那时拿到护照是一件稀奇的事,是Morley先生鼓励马云:“试试看,说不定你能拿到护照”。

于是,有了马云的第一次跨国之行。“澳大利亚之旅真正地改变了我。”马云说,“没有那29天我永远不会像今天这样思考。”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为了 回报Morley一家当年的恩义。2017年2月3日,马云拿出2000万美给纽卡斯尔大学设立奖学金。这个奖学金计划被叫做Ma-Morley奖学金计划。这是纽卡斯尔大学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规模捐赠。

侠者,兼济天下

马云一直热心公益。在马云的影响下,公益早已延展成为阿里巴巴文化的一部分。

2010年起,阿里巴巴将集团年收入的0.3%拨作公益基金。主要用于自然灾害救助、扶贫助残、环境保护等;2011年12月,“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成立,马云是基金会第一号志愿者。

马云表示,“应该把整个企业的责任,把公益的基因注入到商业的模式中,把商业和公益能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为此,阿里巴巴的企业定位,产业布局等无一不充斥着公益的气息。

“公益宝贝”凝聚3.6亿买家的爱心,蚂蚁森林让5552万真树扎根荒漠,“团圆系统”让2980名失踪孩子找到回家的路,过去10年来,“魔豆妈妈”公益项目共帮扶8000多名困难女性创业,累计带动创就业人员25000人……

出生于教师节,做过6年教师,马云有深深的教师情结。在阿里巴巴内部,他更喜欢被员工叫做“马老师”,而非“马总”。微博名称也赫然写着: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

马云和获奖乡村教师合影

他从来不掩饰,自己对“教师梦”的执着,他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自己最快乐的日子是在当老师的时候,那个时候领着91块钱的工资,但传道受业解惑很快乐。

马云曾说:“衡量一个国家的教育水平、文明程度,不在于大城市、精英阶层,而在于底层做得多好,乡村教育做得多好。乡村教育发展好,国家教育才会好;乡村教育振兴了,这个国家的教育才会振兴。”

正是这个执念,2015年9月16日,“马云乡村教师计划”正式启动,马云公益基金会宣布,每年将向100名乡村教师提供总额1000万元的奖金资助和持续三年的专业发展支持。马云在现场承诺,下半辈子做一名乡村教师代言人。

三年后,马云果然兑现了承诺。转岗投身教育和公益。

那首叫《风清扬》的歌里,马云曾唱道:

“云略过山鹰的背脊,他冷眼看繁华乱掷地无声

唱一曲出塞的歌谣,沧海一声笑

万籁俱寂,风萧萧日落潮退去”

或许,这是一代大侠风清扬重新出发,最好的时机。

来源: 穿刺

来源:百家号                              时间:18-09-10

最新资讯

/LATEST NEWS

Copyright © 秦皇岛市完颜依琴纸加工机械营销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